古琴漆灰与断纹

 流传久远的老琴,经过千锤百鍊,通过了歷史变迁的考验,其间,凝聚多少琴人雅士,君王将相的喜爱与珍视。从古至今,许多传世有名的古琴,都是琴人直接或参与斲琴师一起造作而出的,古琴製作技艺,据现有史料瞭解,於汉代已基本定型。特别到了唐代,古琴造作已发展至高峰的时期,咸认几达完美之境;在现存的唐琴中,我们清楚看到,唐琴的表漆,有黑色及栗亮色两种,表漆之下的灰胎為纯鹿角灰。唐琴的断纹以蛇腹断為主,间有冰纹断,流水断,及夹杂牛毛断等,从现存唐琴「九霄环珮」、「春雷」、「大圣遗音玉玲瓏」、「独幽」、「飞泉」可见。然漆灰的运用与断纹的產生确有密切之关连。

        漆与灰

        人类使用涂料的歷史相当久远,大量的考古资料证明,大约距今五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后期,人类即开始使用涂料。「漆」是一种黏液状态涂料的总称,它可分為天然漆和人造漆两大类,这裡我们主要谈的是与古琴关系至為密切的天然漆。

        天然漆,又名国漆、大漆、生漆,是中国著名的特產,从漆树上採割而得的漆液,经除去水份并滤去杂质即為生漆。生漆品质的优劣,是与產地、漆树品种、立地条件、割漆时间等有著密切的联繫。《本草刚目》记载:「凡验漆,惟稀者以物醮起,细物不断,断而急收,更又涂於竿竹上,荫之速乾者,并佳。」生漆的乾燥,必须荫室,如果处理不恰当,容易造成返工浪费;同样的漆,在南方髹涂比北方易乾,春秋季节比夏冬季节易乾,新漆比陈漆易乾,稠漆比稀漆易乾。

        天然漆漆膜坚硬而富有光泽,具有良好的耐腐性,耐热、耐水、耐油和耐多种有机溶剂的功能,电绝缘性能也很好。今天我们有幸落指抚触上千年的老琴,上好生漆的功劳,绝不可抹杀。

        再谈灰胎。琴面木质鬆软,為保护琴面能歷经长期的磨损,又要兼具传音效果,琴器表漆下必有灰胎,因此加上漆灰的工作成為製琴最重要的一环。用在琴上的漆灰有

        鹿角灰:以鹿角霜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瓷灰:以瓷器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砖灰:以砖块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瓦灰:以瓦片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泥灰:以泥土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膏灰:以石膏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血灰:以猪血调和生石膏粉

        八宝灰:以宝石粉末调和生漆

        此八种漆灰最常见為鹿角灰、瓦灰以及八宝灰。由於生漆具有弹性,有永不磨损的特性,硬度高、附著力强,传音效果好,即便是现代科技如此发达,目前还没有任何合成漆能取代它的功能。生漆与鹿角灰的组合,為歷来斲琴家所公认為最佳涂料;瓦灰遍地可寻,採用它结合生漆作為涂料,当是考量到生產成本问题,因此民间称為野斲的琴,常见此类。尤其明朝以后瓦灰出现渐多,至清朝更是常见,它的特点是音响容易鬆透,由於漆灰容易脱落,令藏者不爱;至於八宝灰顾名思义,多是王公贵族或是為求琴器的贵重,加入各类宝石灰,此类琴多為宫斲之琴,由於硬度大音质响亮,音效实不如鹿角灰,但由於外表华美,藏家多以文物珍之。漆灰是漆胎,另有表漆,漆色一般所见不外紫、褐、黑、黄、朱五种,坊间所见古琴大多修补多次,不同层次底色夹杂,造成漆色斑驳的外观,主要仍以黑或栗壳色為主。

   断纹

        断纹的產生是由於表漆与灰胎层层相叠,由於漆、灰与木质三者间的膨胀系数不同,经年累月受寒暑温差热胀冷缩以及音响震动的影响,琴上起了不同的断纹。主要分為:

        牛毛断:多為牛毛般的细断纹,易见於面板上下两侧。

        流水断:较牛毛更长,形成纹路不规则的流水状,易见於面板三至七徽间。

        蛇腹断:规则近乎平行的纹路,按宽窄分维细蛇腹、小蛇腹、大蛇腹三种。

        冰裂断:如冰裂横竖交织之细纹断。

        龟背断:前者细纹放大如龟背称之。

        梅花断:断起如梅花,宋人认為极古,非千餘载不能有也。

        据古人鑑定琴的年代是依据琴上的断纹来鑑定的。按宋赵希鵠《洞天清录本草刚目;古琴办》中云:「古琴以断纹為証,盖琴不歷五百年不断,愈久则断愈多,然断有数等,有蛇腹断,其纹横戳琴面,相去或一寸或二寸,节节相似,如蛇腹下纹;有细纹断,如髮千百条,亦停匀,都在琴之两傍,而近岳处则无之,有面底皆断者,又有梅花段,其纹如梅花头,此為极古,非千餘戴不能有也。」自宋以降,琴器之鑑定莫不依此。

        漆灰与断纹的关连

        漆与灰的调合,与表漆的厚薄,在断纹的呈现有一定的影响,此种现象以笔者第一张新琴的问世,可作為参考:

        八十年代前,笔者有机缘得到民间寺庙所拆卸下来的老杉木梁柱,於是请製作乐器的师傅,依样裁出仲尼琴式的琴体,由笔者进行漆灰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由於所调的漆灰裡的漆太少,表漆也薄,当琴未完成前,就已处处有大蛇腹的裂纹,完成后不到一年,琴体的面、底全部呈现流水、牛毛、及冰纹断。这琴的这些断纹,当然不是古籍记载或现传世所谓因年代久远所產生的断纹,但也决不是有心製造的偽断。

        再者,在笔者髹复的老琴裡,有些是明、清年代的琴,琴面呈现美丽的小蛇腹、流水、牛毛断纹,更也有琴具几朵梅花头的断纹,在髹磨过程中发现有上述断纹的明、清琴中,几多是瓦灰且漆少灰多的胎底,或漆质不够坚硬。而诸多琴家肯定的宋琴,却有琴体整张呈标準的蛇腹断;据传明末璐王生前造琴四百餘张,现存的中和琴有通体无断,或仅局部起断。由上可见,古琴可能因不同灰胎的调合,漆质的疏鬆,即使年代不算太长,可以容易起断;或者有薄层灰胎夹层麻布、纸张,亦容易起断纹。但是有的老琴,漆质与灰胎坚硬,即使琴龄较远,也难以起断。

        据此观之,古籍所戴前人所述断纹与琴龄之间的关系,今人是否应有所醒思修正呢?毕竟不同的时代,不同琴匠,以及在漆胎、表漆选择及髹斲过程都不尽相同,儘管琴龄相同,断纹却千姿百态。  

0

该文章由 发布

这货来去如风,什么鬼都没留下!!!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